首页 > 黄金北京赛车pk10计划

黄金北京赛车pk10计划

原标题:一只正经马桶,怎么能在台风天随便掉链子呢?| 周末侃

因为青年作家张晓晗的一条牢骚微博,我火速观看了奉俊昊导演的新片《寄生虫》。观影这件事上我患有奇特的拖延症,即便一部片子口碑好到满城尽是自来水,我也不会着急看,这和小时候囤着心爱的零食的心情差不多。但这次我憋不住了,因为实在好奇,为啥有人看了这部电影之后会生出“大雨天不叫外卖”的人生觉悟?

看完电影,我恍然大悟,那条微博里果然埋了好多《寄生虫》的哏。但旋即开始怀疑:我和博主看的是同一部电影么?

张晓晗那篇特立独行的“《寄生虫》观后感”,写于台风利奇马折磨上海的那个周末,“不点外卖”铺垫了作家姑娘的同情心,但现实还是给了她“沉重一击”:马桶堵了,老公远在天边指望不上,自己动手失败,物业失联。于是她开始感慨人生,好歹也是兢兢业业地活着,却被堵了的马桶伤害到怀疑人间不值得。最后,她终于濒临崩溃,拿起电话对物业放“狠话”,不管雨多大,十分钟之后必须来通马桶,否则就“揍楼管”、“找律师告死你们”。

戏多,果然是干编剧的。比如其中一句“全身伤口都在疼”,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确认所指不是生理意义上的伤。真是要把人憋出青春疼痛文学式的内伤。

因为这通牢骚,编剧姑娘被骂成了筛子,还捎带点着了个意外的“雷”。张晓晗的作品被扒出抄袭嫌疑。时政编辑我本人看到此,不禁苦笑,剧本好熟。貌似网文圈人士也最怕出其不意的“走红”,抄袭疑云总尾随而至,见怪不怪,老老实实搞点创作倒成了模范。

文学圈的未来咱暂时不操心了。说起来,张晓晗不太可能真是什么“狠角色”,她事后辩解,那些激起公愤的话是自嘲,怎么你们就读不出来呢?虽然我确实读不出来,但还是愿意相信她,谁还没个崩溃得口不择言的时候呢?

我倒没觉得她有什么“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她可能只是说了一场垮掉了的脱口秀。我读过她的一些小文章,姑娘很爱自黑,有时候还挺狠。我也特别能体会公然自黑后的疗愈感。那些扎眼的话,譬如“地铁站的味道”、“蟑螂”、“人类精英”、住小两千万的房子也不过如此,说是自黑并不牵强,诛心没啥必要,太较劲有点没劲。非得挑毛病的话,或许是表达水平不到位吧,虽然作家自己很难承认这一点。

但实话说,她的这段“陈词”还是让我有些不适。开头还体恤外卖小哥呢,结尾就勒令物业十分钟上门了。同一个利奇马,不同的待遇,心疼物业。我知道有些物业确实有把业主逼崩溃的潜质,可是凄风苦雨的时候怠慢一点,实在没必要苛责。给人挂网上,炫耀“斗争胜利”,一来显得气量小,二来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如同自己标榜的那样有同理心。

脱口秀演员张博洋讲过个段子,很啰嗦。大意是说,工程师上班996,下班进了ICU,惨吧?但你咋不想想ICU的医生呢?好不容易忙完准备吃口饭,病人来了,算了点个外卖继续干吧。医生苦,大晚上给医生送外卖的小哥就不苦吗?外卖小哥不容易,可是你想想,大半夜的,谁在维护外卖APP呢?不是那些996的程序员吗?嘿,扎心。笑完之后,不禁有种众生皆苦的感慨,世间是相互伤害的比赛啊有没有。

这个段子的巧妙之处,在于把看似不相干的阶层群体,融进了同一套令人无奈的秩序,用邪乎的幽默路数,启发人相互体谅。此间有真实的同理心。试图自我讽刺的张晓晗想表达的也许也是“生活不易”,她也知道应该怀有同理心,只是在她过于沉溺于自己的那点“不易”,窗外的天气、他人的冷暖都被割裂出去,所以才听来无比刺耳。

如果只是口舌之争、话语泡沫,至多伤点感情。但虚假的同理心,也有沉重的表达方式。

前几天,“小凤雅家属诉陈岚名誉侵权案”开庭。一年前,眼癌女童小凤雅的家人,遭到陈岚等公益人士的指责,认为其诈捐、重男轻女、消极治疗。小女孩在大人的撕扯中离世,而家人要为非议造成的创伤讨个说法。小凤雅的家人当时的选择远非无可指摘,但并不是冷漠凉薄之人。那些武断塑造“恶毒父母”形象的公益人士,似乎并不具有真正的同理心。他们的善意,悬浮在非黑即白的善恶二元对立之上,囿于阶层鄙视之中,对一个千疮百孔的家庭抱以不负责任的想象。这不正是真正有杀伤力的虚假同理心么?

案件尚未宣判,侵权是否成立取决于法官的判断。但我更在意的,是这个事件带来的撕裂。孩子的爷爷跟记者抱怨,陈岚是大城市的“精英”,拥有巨大的能量,随便说点啥杀伤力就惊人。这种论断未必准确,可其中的隔阂却看得真真。本该相互信任的双方,却在拉扯中加深了彼此的不理解。群体间割裂对立,彼此无法共情,对谁都不会有好处。

《寄生虫》里穷人家妈妈对富人的冷峻评价,实力诠释了阶层间撕裂与隔阂:他们不是有钱却善良,而是有钱所以善良。张晓晗的丈夫替妻子出气,嘲笑网友“没钱买房”,质疑批评皆是出于嫉妒。这场争论,最终变成了纯粹的谩骂和嘲讽,批评方、回击方,都困在各自的狭窄逻辑里,彼此隔绝。这大概是一场争论最坏的结果。如果财富、地位、阶层成为窥视一切的视角,善良最终是会被架空的。

抓狂的时候,人总会任性一点,但稍稍体谅一下他人,不会显得自己怂。马桶堵了,群体间的理解互通也随之堵上,这才是最可悲哀的。要我说,这只马桶太不靠谱了,简直逼人做“恶人”。作为一只正经的马桶,怎么能在台风天随便掉链子呢?

(文/张静雯)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