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k10计划1期

pk10计划1期

新浪财经讯 8月17日消息,由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主办,全球化智库(CCG)承办的2019中国留学人员创新创业论坛暨第14届欧美同学会北京论坛于8月17日在京举办。凤凰卫视《领航者》制片人、主持人,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于盈出席并演讲。

于盈表示,人生就是自己一次又一次选择叠加起来,要对应大的趋势,选择好的行业,选择好的公司,加入愿意长期投入研发的,建立自己技术门槛的公司,有好的管理机制和文化的公司去加入,毕竟中国现在的社会是浮躁的,很多人都在找捷径,也有很多人一头热去登峰,就像人工智能肯定是无法抵挡的大趋势,但在人工智能产业里也有很多的泡沫,要选择那些愿意做创新者、开拓者的人,去跟随他们,而不只是做跟随者的人。

以下为文字实录:

于盈:我以前也是在摩根史丹利,但我在香港,是个很大的转变,我不是数字经济的直接参与者,我是观察者和说故事的人。很感恩有机会2017年在凤凰卫视创办这档节目,我走访全球各地,与全球走在前面的领航者进行对话,非常幸运站在巨人的肩膀看世界,看到我们的世界、科技、教育未来会走向何方,等一下分享在这些巨人肩膀看到的是什么样的世界,我们身处什么样的时代。

我是在广州出生的小女孩,中学的时候很偶然的机会参与公立学校组织的美国夏令营,我是非传统学生,从小就有很多的想法。我就在美国感受到了“自由的空气”,觉得很适合我,就争取出国,争取多年以后,终于在高二的时候就申请到了签证,网上随便申请了一个学校就出国了。出国以后发现,从一个3000多人的广东省第一名校来到美国只有5个学生,2个老师的破教堂里的所谓小学校,就不甘,逐个学校去敲门,被数十家学校拒绝以后,终于不负有心人,一个修女为我打开了大门,和她聊得很愉快。

她原来是美国一个学校的校长,为我在美国还走了一趟后门,进了学校。她为我打开了美国之路,进了一所非常小的学校,整个毕业年级就30个人,我是学校第一个考上斯坦福大学的人。很感恩,当时到美国什么都不懂,第一次考完SAT,在考场睡了3个多小时,去美国连一本全英文的书都没看过,这样一步步走过来,之后去了摩根史丹利,去到了凤凰卫视,还给我开办了一档自己的节目。所以,对什么是成功,什么是优秀做了很多的思考。

在座各位肯定都是留学生里的佼佼者,才能来参加这样的盛会,才能被邀请。但对这个有很多思考,其中我有个采访对象,他是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教授之一,他说到一点我觉得非常值得思考,现在社会对成功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什么叫杰出,因为现在所谓社会精英人群都认为因为自己的努力所以才得到了所谓的成就,社会底层的人因为没有付出所谓的努力所以他们配得上这样的地位,所以就没有了一种责任感再去帮助其他的人。

一路回想我自己走过的路程,看到身边的朋友,我自己当然非常得努力,但不管我再怎么努力,其他人也非常努力,为什么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今天这个时代刚好需要我身有的一些技能,刚好一路上有很多的贵人相助,进入到好的行业,很多机缘巧合,有幸运女神的眷顾我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和很多领航者的对话,一是关注对于未来行业和社会发展的洞见,另一方面也关注人心,他们对这个社会究竟想回馈些什么,他们对成功的定义,对下一代的定义是怎样的,这也是我关注的话题。

很重要的是我们把握趋势,善于捕捉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机遇。和这些领航者对话,刚才苗绿说几十年、几百年不见的格局,我认为是千年不见,是历史性的时刻,我们现在确实看到新科技在颠覆我们生活所有的事情。有人说,今天是你见到科技发展最快的一天,也有人说是你余生看到的科技发展最慢的一天,刚才提到人工智能,这是有史以来人类创造出来的最强大的工具。

在未来的10-20年,身边绝大多数事物都将智能化起来,里面会有芯片。因为我们拥有了无数的云计算、大数据能力,智能化起来以后,我们会真正进入万物互联时代,在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架起前所未有的桥梁。以前的工业革命是改变了我们身边所有的这些事物,但这次第四次工业革命会改变我们所有知道的生产方式,商业模式,经济和社会结构,我们的生活方式,认知方式、交往方式都会因此而改变。

与此同时,医疗领域也在面临前所未有大的颠覆,数字医疗、远程线上医疗、基因检测、细胞治疗、脑际接口等,都在把我们往消费延年路上越来越往前推。我身边很多海归朋友,现在中国的科技行业很多都是由海归来去创办,看到他们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责任感,可能上一代是求生存,求赚钱,求IPO。这一代是身负一种使命感,中国已经落后太久了,在PC应用的落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肯定是落后了,应用开始干上来。

走到今天,人工智能时代和生物科技时代,我们在起跑线上,很多核心技术领域就和美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机遇。机遇赋予另外一个反面是责任,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很多挑战,新技术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分水岭,未来的世界可能分为Slow Mover和Fast Mover,社会财富悬殊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Slow Mover可能就会被抛弃。未来10-15年,50%的工作都会被颠覆,谁将成为新经济的,能跟得上时代发展的人就能在新经济中受益。

我们将无时无刻生活在大数据镜头监控状态下,大数据包罗万象,包括我们生活每一个细节,谁将决定谁使用这些数据,谁将拥有这些数据,这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包括人工智能,我们能不能培养机器人的孩子们成为好的公民,让我们可以输入人类的伦理道德和价值观到他们那(头脑)里面,在硬件和软件上做到这个事情并不负责,负责的是人类没有共识,我们要输入什么样的价值观给到这些机器人,让他们在以后我们放手的时候可以做出什么样的科技。

比如生物科技,当我们可以改造人甚至造人的时候,谁来界定这个界限应该在哪里,我们对生命的干预程度应该到哪里,这是我们面临的很多挑战。中国的创业者有很大的时代紧迫感,同时,他们现在在忙着,每一天思考的问题是商业场景落地问题,他们说担心的是怎么样把更好的产品传递给客户。

但我看到全世界,大家的对话已经开始转移到价值问题,究竟我们人类要的是什么样的社会,怎么样塑造科技去向善发展,怎么样塑造我们社会成为想要的社会,科技的引领者在这个时代被赋予了很多能量,很多的责任,也希望中国科技领航者们也可以开始在创业慢慢走向轨道以后,开始思考和参与这方面的问题和讨论。

人生就是自己一次又一次选择叠加起来,当然我们要对应大的趋势,选择好的行业,选择好的公司,加入愿意长期投入研发的,建立自己技术门槛的公司,有好的管理机制和文化的公司去加入,毕竟中国现在的社会是浮躁的,很多人都在找捷径,也有很多人一头热去登峰,就像人工智能肯定是无法抵挡的大趋势,但在人工智能产业里也有很多的泡沫,要选择那些愿意做创新者、开拓者的人,去跟随他们,而不只是做跟随者的人,这也是自己的一种选择吧。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